成卓理事长在第三届成思危社会企业颁奖典礼上的致辞

  • 创建于 2022-11-15
  • 13930

尊敬的振邦书记、裴桓理事长、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我在北京,因疫情原因,不能亲临现场,但仍想给线上线下的听众们送上最真挚的问候!

转眼间,成思危基金设立的成思危社会企业奖已连续选拔三年了,这三年中携手中国青年创业就业基金会和创青春大赛,共同见证并推动着社会企业的发展。看着参与社会企业实践的青年朋友越来越多,参与的程度越来越深,这是一件让人无比高兴的事。

社会企业是以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企业,主要用市场的方法通过销售产品或提供服务来获得可持续的收入来源,有部分资产锁定为社会资产,所得盈利必须有部分继续投入到解决社会问题的目标中去。

早在2006年,我和父亲成思危就开始探讨社会企业的概念,以及风险投资中可否分出一个支持社会企业发展的公益创投的方向。2008年我发起的爱心火炬基金在四川灾区支持当地企业做社会企业的实践时,因为概念太新,没有可借鉴的经验和支持的政策,遇到了很多困难,社会企业很难持续发展壮大,我经常把基层的情况与遇到的问题反馈给父亲,向他寻求指导,2014年他在生病期间还鼓励我继续研究社会企业的生态问题。所以我在2020年做出了设立“成思危社会企业奖”的重要决策,一方面是牢记他的嘱托,另一方面,我认为我们国家已发展到合适的历史时期,应进一步推进社会企业的研究与实践,支持年轻人通过社会企业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通过为人民服务探索生命更广阔的意义。同时我也希望更多的企业加入社会企业的行列,以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

三届的“成思危社会企业奖”,每一年都上一个台阶,每一年都有重大突破。举办第一届时,还只是个试点实验,全国申报奖项的数量是72个。第二届创青春大赛组委会认可了这个实验方向,设立社会企业专项赛道,申报的项目数超过了2000个。到第三届,申报数进一步提升,达到了近5000个。“成思危社会企业奖”已经成为国内社会企业行业权威性、影响力都受到重视的奖项。通过发现并奖励社企标杆和新创意,推动社会企业行业的发展,激励更多年轻人加入到社企的实践中来。

2022年,成思危基金还与中国青年创业就业基金会联手举办了多场“创青春社会企业特训营”,播撒社会企业家精神的种子,扩大社会企业内涵的传播,更深入地服务青年参与社会企业创新创业。

除了助力社会企业的实践,成思危基金还在推动社会企业政策完善方面做出了重要探索,于2021年通过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弘扬社会企业家精神,加快社会企业发展》的提案;我作为北京市政协委员,连续两年提交了推动社会企业发展具体政策的建议提案,并被最新出台的《促进北京社会企业发展的意见》所采纳,特别是设定了社会企业需有35%的利润用于符合社会公益目标的事业的可量化的评估指标。

国外已有私营企业不上市,而是将公司98%股份捐赠给对抗环境危机和自然保护的非营利组织,剩余的2%转移到保护公司使命的「信托基金」,他们还将自己保护地球资源的理念贯穿到公司的日常经营中,如要求顾客不要购买其新产品,而是重复使用或维修已有的物品。

中国的社会企业并不需要将100%股权捐给社会,只需要将1/3以上股权锁定为社会资产,1/3以上利润用于解决社会问题,就体现了它以创造社会价值、解决社会问题优先,再加上它所缴纳的税款,这家企业本身已经有超过50%是在为社会创造财富,而非谋求私人利益最大化,这样的企业符合全球社会企业发展的基本共识。

社会企业不只是从第三次分配做文章,它更是从第一次分配开始就注重公平。社会企业的“资产锁定”、“分红限定”、“社会使命优先”、“不基于资本所有权的决策权力”、“共创者当家作主”等特点,体现了它是“联合劳动”的生产,必然决定着“共同富裕”的分配。

作为政府,可以出台推动社会企业发展的政策、意见和法律法规,支持社会企业的生态建设;作为投资人,可以在投资传统商业项目之外,将部分比例投资于一些社会企业;作为社会化参与程度较高的企业,可以主动转型成为社会企业;作为媒体人,可以多撰写、传播社会企业的案例和感人故事,引发公众参与;作为研究学者,可以研究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企业发展模式;作为青年人,可以将社会企业作为自己就业创业的新选择;作为消费者,同等质量、同样价格时,我们可以优先购买社会企业的产品等等。社会企业就是这样一种“共有、共治、共享”的新型组织形式,它是“社会的企业”、“靠社会的企业”和“为社会的企业”。

刚刚胜利闭幕的二十大的报告中指出,“青年强,则国家强。当代中国青年生逢其时,施展才干的舞台无比广阔,实现梦想的前景无比光明。”愿青年们能将个人的兴趣爱好与祖国和家乡父老的需求相结合,把握住社会企业发展的机遇与红利,为助力乡村振兴,实现共同富裕,促进充分就业,共创美好未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此祝贺本次的获奖企业!谢谢大家!